榛子w

【原耽】寻

*新人,渣文笔,写的不好请见谅QAQ
*有不科学的地方请见谅。

——
“你要去哪?”
“我不知道。”
“什么时候回来?”
“我也不知道。”
“那你为什么要离去?留下来不好么?”
“不,我答应过他,一定去找他。”
不管天涯海角。
——
华安消失了。
从一年前就再也没了音讯。
但是没有人在意。
只有村里的孩子在哭闹后抽涕着发现,常在村口坐着给他们糖吃,安慰他们的瘸腿小哥哥不见了。
然后就去问大人“安子哥去哪了?”
大人总是回答“大概又去找人了吧。”
“去找谁呢?”
“谁知道。”
谁知道呢?
谁也不知道。
——
“这位兄台,请问你有没有…”
“没有!”
“可我还没有说完…”
“都说了没有!烦不烦,没看见你大爷我正喝的尽兴么?!一边呆着去!”
“…打扰了。”
“姑娘,请问你…”
“呦,这位小哥生的真是俊俏,要不要来我们馆子里坐坐?保你高兴~”
“不,不了,在在下先告退了。”

——
华安没有什么社交经验。
以前都是有那个人在。
但现在他谁也没有了,只能一个人摸索。
然后他就发现,原来世界不像那人说的那么善良,有醉汉,有痞子,有穿着清凉的姑娘…
不是所有都和那人告诉他的一样。
也不是所以都和他想象的一样。
华安轻轻勾了勾唇角,拍拍身上的土,继续寻找。
——
“你说,你找的人去了哪里?”
“是塞外,大伯,就是前年和胡人打的那次,他跟着军队走了。”
“哦哦…就那次啊…我的玄儿也没能从那儿回来…我的玄儿啊…”
“…大伯…抱歉…”
“…孩子啊,如果你想找的人去了那儿,你就向西找吧,我的玄儿最后一次书信就是从那边来的…”
“谢谢你,大伯。”
——
华安的腿在雨天总是隐隐作痛。
以前总有那人帮他上药,按摩。
还会帮他架起一个小小的火堆,让他烤着,腿就不疼了。
可现在他只能粗暴的将药膏涂在腿上,别扭地用布条绑好。
然后望着外面的雨叹气。
他的盘缠快用光了。
接下来要怎么去西边啊。
——
“小二,来壶酒和下酒的菜来!”
“好,好的,就来!”
“怎么这么慢!这都等半天了!”
“对,对不起,我的腿不太好,走不快…”
“真是,赶紧的,大爷还着急赶路呢!”
“是!”

“来,这是你今天的工钱,明天你别来了。”
“掌柜…”
“我这也是做生意的,今天多给你点,去找个轻松点的活吧。”
“…谢谢掌柜。”
“对了,听说你要去西边?”
“对。”
“楼上客房里有一队马队,好像是去西边做生意的,要不你去问问,让他们带上你。”
“好的,谢谢掌柜!”
——
华安蹭到了马车。
虽然是和货物挤在一起。
但好歹是能去西边了。
马队里有一个长着络腮胡的大汉,看着很凶,但就是他同意让他上车的。
是个好人。
还有一个女人,很漂亮,在华安所见不多的女人里大概是最漂亮的了吧。
她脾气不好,但会把干粮分给他一份。
也是个好人。
华安开心的摸了摸那人的画像,动了动因为一直蹲着而酸麻微疼的脚。
——
“小哥,你要找谁啊?”
“一个人。”
“废话,老子不知道是人啊,老子问是什么人。”
“前年去西边的军队的,这是他的画像。”
“给老娘看看。呦,也是个俊俏的小哥~”
“俊俏有什么用?老子可听说前年打仗的军队可没有回来的,全折里边了。所以得会打才行!”
“呸,啥叫折里边了?不会说就别说!小哥别听他的,能找找的啊。”
“…嗯,谢谢。”
“嘿,小哥你别在意哈…话说小哥这人跟你啥关系?兄弟?”
“……不,他是我的爱人。”
——
华安生在江南的商贾巨家里。
是家里最小的孩子。
却是体弱多病,从小就是个药罐子。
家里人心疼他,就也不让他出门,到上学的年纪就请了先生来教他。
他的先生就是那人。
那人差他不到十岁,却是知识渊博。
他被知识吸引着,被外面吸引着,被那人吸引着。
那人也对这个体弱多病,却是天真温和的小少爷很是喜欢。
渐渐的感情就变了味道。
两人被互相吸引,终究打破了界限。
那年他二十岁,那人二十七岁。
二十岁是他最幸福的一年,那人给了他整个世界。
然后,二十一岁,他的父母知道了。
那人被赶了出去,他被他爹打断了腿,关在了柴房。
他差点就没熬过那几天。
还是他大哥将他偷偷的带出去,交给了那人。
然后他就再也没有回去过。
——
“小哥,你快看看,这里就是大漠了。”
“…大漠…”
“是啊,西边大漠广布,绿洲甚少,若是不熟悉地形的人来了,必是走不出去的,所以啊,小哥,你可别乱跑。”
“嗯…咳咳——咳——”
“小哥,这外面风沙大,你快回车里吧!”
“咳咳…好…”
——
华安在进入大漠后的第二天生病了。
他身体的底子早就在几年前被毁了,遇到大漠的风沙自然抵挡不住。
他迷迷糊糊中看着女人跟络腮胡忙来忙去,莫名的安心。
像那人在的时候。
——
“那个小崽子怕是活不了两天了,趁现在把他扔这儿吧。”
“这马上就到了地方,现在扔,太浪费了吧!”
“那他这个病病歪歪的样子还怎么卖?!当初老娘就说了别捡着这小崽子,你偏不听,怎样,砸在手里了吧!”
“嘿,我当时不就是看他脸长的好,身段不错,觉得能买个好价钱么。”
“行了行了,以后这种小崽子多的是,能赚到的多的是呢。不过该死的小崽子浪费了老娘那么多粮食!一会你去把他的包拿走,就当给老娘的补偿了!”
“好嘞~”
——
华安被留在了大漠里。
其实他昨天听到了那两人的对话。
于是他将这些天偷偷存下的干粮放进了里衣的口袋。
这是那人告诉他的。
【在外面不要轻易相信别人。】
这些干粮够他再撑三四天了。
风很大,裹着沙砾,吹的华安的脸生疼。
身上的温度随着气温越来越高。
视线一片模糊。
——
南方偏僻的一个村落里,尽头有一个爬满了爬山虎的院子。
华安躺在那人为他做的躺椅上,望着门口。
门被轻轻推开,有人笑着进来。
“我回来了。”
【END】